<track id="VOZXvyl"></track>
  • <track id="VOZXvyl"></track>

        <track id="VOZXvyl"></track>

        1.   首页 » 蝴蝶谷中文

          如何评价电影《目击者之追凶》?

          07-264605

          如果非要找出一部电影进行类比,那么申明大噪的那部西班牙悬疑片《看不见的客人》可能和这部来自台湾的《目击者之追凶》颇为类似,《目击者》同样反转反转再反转,氛围紧绷,悬念诡谲,命运翻覆,和那部西班牙神作相比,这部电影其实有着更幽暗的底色。这个故事的参与者,开端都看起来善恶分明,黑白清楚,但到最后,变得一团混沌。清楚的开端抖动,明白的开端含混,坚信不疑的都分崩离析。

          这部《目击者》之所以被很多人惊呼为年度华语最佳,除了那份一直密不透风的悬疑感以及人性谜题的设问,更多的还来自于演员不动声色但扎实的表演,李淳——李安的儿子——出演了一个看起来胖乎乎、诚实巴交的男孩,一位内向,不谙世事的警察,最终却翻转了身份,嗜血又阴郁,还有男主角庄凯勋和许玮甯,曾经提名过金马奖影帝影后的殊荣,他们操持着生涯化的对白,松弛地搬演了一幕幕犹如生涯本身一样的桥段。某种水平上说,这部极度戏剧化的故事的胜利是由所有可信的细节铸就的。

          作为一部悬疑类型片,《目击者》不可避免搭建了一个“无巧不成书”的偶合构架,报社记者小齐发明新买的二手车是一辆改装后的事故车,他追查这个骗子行动的时候突然发明自己曾经就是多年前那场交通意外的目击者。而这起事故影响甚广,一个事故产生后人间蒸发的女孩,一直提携自己的、看起来兢兢业业实际上野心昭昭的报社引导,一个一直与自己并肩作战、情义款款但最终发明势不两立的女同事,更黑暗的是,他发明了已经尽力遗忘的、曾经的自己……

          这部电影充斥闪回、记忆、追查、猜忌和自我猜忌,看起来,每个人每天都按部就班地完成着命运分配给自己的一个角色,但追查本相的进程催促着暗地里的愿望一点点冒出头绪,每个人的表情和皮囊之下都渐渐氤氲出另一个轮廓,这轮廓开端时影影焯焯,飘飘缈渺,但最终,它真的显形,人们才发明那些黑暗的轮廓才是真身。

          影片不停地回溯到那场事故突发的雨夜,那一场瓢泼大雨,山路边偶然停下的车,睡梦昏沉中听到的撞击声,命运捉弄,好奇使然和愿望催促共谋了一次贪念,这一切在男主角小齐的心里,像深沉的梦境不停抖落着灰烬,终于清楚地袭来。一场戏中,破碎的后视镜里折射出的错落叠放的眼睛,成为了这部电影最精准的隐喻和点题之笔——破碎的观看,不同的视角,多重的可能性,蜻蜓之眼般的逼视,各种揣度的聚集以及这些视线和观念相互纠缠与搅扰。某种水平上说,《目击者》用戏剧性的故意和不停击碎的叙事,重述了一种生涯中底本就存在的状态,每个人对于一桩事件都是盲人摸象,从一个固定的地位,一种固定的身份,一个固定的时光,一种固定的立场,看到一种固定的角度内的“本相”,但那些本相都是被污染过的,至少是被掩蔽过的“片断”,小齐探寻本相的进程,更像是剔除杂质,揭掉幕布,拼凑全貌的进程,而《目击者》的奇妙在于,最终,担负刺探者的小齐,没有一直被留置于安全的岸上,而是逐渐滑落进污水之中,而拖拽他进入污泥的就是自己。他以一种超然的心态,偶然切入,却正中命运的下怀。这更像是一次捉弄和不可逃脱的审讯。曾经的一念,终将偿还。

          小齐最终还是选择了站在了好处的一方,在阅历了对本相的探寻和最终的瓦解之后,他自己完成了一场演变,不只是社会角色和职业的演变,还有心态和观念的演变。记者曾经隐喻着一种单纯的身份,探寻者,报道者,把一切都说出口的那个人,而现在,追随着曾经的上司——一个已知的深陷泥淖的人——成为了官僚系统中的一员。他讲的那个冷笑话,达成了对自己最绝妙的总结:小明买了一本鬼故事,老板说,不要翻到最后一页,那最可怕,小明还是翻了,发明,最可怕的不过是自己购置的价钱远远高于定价罢了。这是一次自我嘲讽,也是一次明白的告诫。小明和小齐重叠成了一个人。曾经想做好人的小齐消融了,成为了一个再也不想翻到最后一页的小明。

          这个故事里没有“好人”,哪怕那个无辜的车行老板,也在人情圆滑之下,参与了隐瞒。而所有参与了这个故事的人的下场呢?有人沉闷地逝世去,有人鲜血淋漓,幸存的人,心坎裹满黑色的污泥,打扮得清洁体面,重新投入生涯这场戏剧。